正在加载中

打滚乐的滋味

本书是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小说描写的故事发生在东北农村,描写了一个城市的三年级女孩儿——真儿,在打滚乐村过暑假的趣事。在暑假结束的时候,真儿改掉了身上的许多“城市”病,对农村有了全新的认识,形成对人生的初步认知。

  • ISBN: 978-7-5319-2812-6
  • 作者: 易虹
  • 系列名:
  • 在线试读:

简述

    

编辑推荐

    介绍这本书之前,先问你的问题:你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如果你是个南方人,那这本书一定会给你带来新鲜感;如果你是个北方人,那这本书一定会给你带来亲切感和熟悉感,因为,这本书讲述了一个来自城市的小学生在东北农村过暑假的故事。如果再加上你是个城市里的孩子,那这本书就更值得你来一看了。

媒体推荐

    

作者简介

    易虹,女,辽宁人,鞍山人民广播电台文学编辑兼主持人。曾编辑、主持的栏目有《青春又苑》、《少儿天地》等一卜世纪80年代开始文学创作,作品总字数达1000余万字,曾五次获得辽宁省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酷爱并长期致力于儿童文学作品的创作,代表作有《红蜻蜓》、《“悦读100”系列》、《布袋里的音符》等。

目录

遇见“外星人”

淑女变鼠女
鼠女被劫持
“豆芽菜”驾到
胆小如鼠的盗贼
孤身探秘
又美丽,又神秘
营长的魅力
“猪八戒背媳妇”行动
巧手老顽童
大厨诞生记
国际大餐闪亮登场
昆虫音乐会
会飞的馋嘴药
镜子塘垂钓事件
暖暖的鱼汤
吵架的小诗人
多亏了这个小老师
大闹镜子塘
泥娃娃上学
大柳树,小歌星
特殊的奖品
鱼娃娃和娃娃鱼
痛苦的帅哥
粉红色的蝴蝶发卡
浴风的小鹿
克隆“铁蝈蝈”
好大的及时雨
胡子爷爷的故事
玉米娃娃戏
飞吧,白凤头
美少女侦探
“安眠药”行动
身手不凡的泥巴
超级环保化妆师
舅舅家门前唱大戏
小猪得了“爱死病”
“愚笨”的实干家
朵朵的伟大创意
执著的猫妈妈
河滩上的美术展
小牛犊花锛儿头
小沙坑儿里的秘密
邀请小燕子
打滚乐村的奥运会
离别的风筝飞满天

文摘

    金蛋长得浓眉大眼、粗粗壮壮,一头浓密的头发又粗又硬、根根直竖着,说话时总爱挥着手,像是给自己助威。他聪明、能干,鬼点子多,尤其是胆子特别大。在学校是班长,在家里,也是爸爸、妈妈的好帮手。刚才的那一场虚惊,金蛋早就忘到脑后了,倒是金蛋爸还心有余悸。金蛋爸有着高大魁梧的身板,是个干农活的好手,只是憨厚、老实,还笨嘴拙舌的,话不多,可不像金蛋那样说起话来头头是道,还手舞足蹈的。

金蛋和真儿同岁,也上小学三年级,虽然只比真儿大几个月,可看上去就像鹅蛋和鸡蛋放在一起,块头差多了,他比真儿足足高了一头,胳膊、腿也粗了三圈。走起路来咚咚响,踩得真儿家漂亮的地板痛苦地“咯吱咯吱”叫。
      金蛋仔细看看真儿,皱着眉说:“你怎么还这么瘦,个头儿好像也没见长。”
      真儿眨眨杏核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金蛋挠挠头,“你就像豆芽菜似的,还升旗呢,嘿嘿,豆芽菜旗杆。”
      真儿一听,半天说不出话来,小嘴一撇,哭了。家里一时间乱了套,真儿妈和刚刚赶回家的真儿爸连忙过来哄:“宝贝啊,别哭,别哭了!表哥再也不说你了,是不是?”
      金蛋嘟囔着:“本来就是嘛。”金蛋爸忙举着拳头假装要打儿子,川面势把他推到了外屋。
      真儿爸好不容易把宝贝女儿哄得不哭了,长叹了一口气,“唉!真儿这孩子也真愁人,这样下去可怎么好?”
      真儿妈白了他一眼:“还说呢,这孩子还不是像你!”
     “像我?我胆子才不小呢!我打架敢动刀子!”
      提起真儿爸跟人打架的事,真让真儿妈哭笑不得。真儿的爸爸瘦高的个子,戴一副高度近视镜,在大学里教古汉语,平日里之乎者也的常挂在嘴边,为人很谦和,几乎没跟别人吵过架。
      有一回去市场买肉,买后发现卖肉的少给了二两,要是平时真儿爸肯定息事宁人,那天也不知怎么了却据理力争,可卖肉的不承认,把刀往砧板上一摔,说:“你少胡说,我要是缺了你的肉,拿我自个儿身上的肉往上添!”
      真儿爸一听急了,拿起刀对着自己的胸脯吼了一嗓子:“割我的肉!要是你不缺斤少两,我把自己的肉割下来!”真儿爸当时的表情十分夸张,据在场的人说,他满脸通红且周身颤抖,全然不像为了二两肉的样子。卖肉的以为这个戴眼镜的书呆子有精神障碍,懒得搭理他,就把肉添上了。真儿爸就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家了。后来,真儿爸再上市场买菜,谁都躲着他。害得真儿妈跟人解释了好一阵子。
      真儿妈说起来倒真是个女中豪杰,她在市里的公安局工作,高挑的个头,长得也漂亮,年轻时是地道的警花,那真是飒爽英姿,有了真儿后就转做内勤了。真儿可能是交叉遗传像了爸爸。
      晚上,大家热热闹闹地吃过了晚饭,金蛋要和真儿出去玩。真儿说:“我不去,外面太乱,有坏人,不安全。”
      金蛋很无奈:“那只能玩捉迷藏了。”
      “不行不行!”没想到真儿连连摇头,“捉迷藏跑来跑去噪音太大,住楼下的人会提意见的。”
      金蛋看真儿房间的床又大又软,灵机一动说:“这个挺好,像公园里的那个什么……蹦蹦床!咱们在这上面比赛跳高,好不好?”
      真儿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床单会跳皱,妈妈会批评的!床垫里的弹簧说不定也会跳折,那就更糟糕了。还要去修或者买新的,如果去修呢,还要抬出去,床垫很重的,爸爸抬不动,妈妈又要唠叨……”
      金蛋捂住耳朵:“别说了,我真受不了你!怕这怕那的!你还是老老实实待着吧!”
      金蛋只好到阳台上看星星,他实在没办法跟这么乖的表妹玩儿到一起。真儿看金蛋有点不高兴就悄悄跟在他身后。金蛋说:“真儿,怪不得你这么老实、胆小,我看,你就是在城里憋屈的。”
      真儿有些不以为然,“你说城里不好,那乡下有意思吗?”
     “当然!”金蛋一提起家乡眉飞色舞,“我们达古勒村有意思的事可多了。”
    “什么?你们村叫什么名字?嘿嘿!打滚乐!这个名字真有意思。”真儿笑道。
    “咱们东北满族人多,我们村满族人就挺多的,达古勒大概是满语吧。不过,打滚乐村,这么叫也挺顺溜,我们村确实有好多能让你打着滚乐的事!”
    “真的?”真儿来了兴趣。
    “不信,你跟我回家吧,我保证不骗你!”金蛋拍着胸脯。
    “不,我不敢……”真儿没去过农村,她可不想离开自己的小窝。可话音未落,真儿妈走过来了:“这倒是个好主意!你该出去锻炼锻炼了。”
     “不行不行!”真儿爸也挤到了阳台上,“我女儿不能去乡下,她会不习惯的。我的女儿长大要成为淑女,穿着长裙,坐在钢琴前。”
眼看着真儿的爸妈就要针对淑女问题展开舌战,金蛋爸及时打断了他们,“我看,真儿将来是输女赢女的咱别管,要紧的是胆子要练大些。”
没想到金蛋爸一语中的,真儿爸虽然心里赞成可嘴上还是说:“什么输女赢女,有没有搞错?是贤淑的淑。”
      金蛋在一旁偷笑,“我还以为是老鼠的鼠呢,胆小如鼠!”
       真儿妈严肃地说:“真儿确实需要锻炼!”
     “我看,把真儿的胆子练大点倒也不难。”大家齐齐把目光聚到金蛋爸身上。金蛋爸接着说:“其实,这小孩就跟那小猫小狗一样,在于训练。咱村搬到城里的那个柱子,他家有条狗叫泥巴,这泥巴在城里一直被关在笼子里养着,柱子两口子做买卖,没工夫伺候它,就让我带回村。我从他家往外领它的时候,那胆小的,说什么不出大门,屁股直往后坐。到咱家才几天,现在整天在外头野,恨不得见了狼都不十白。要是真儿去了咱村,不出一个月,就能让她锻炼得跟泥巴似的。”说完,挠了挠脑袋,“我不会说话,就那个意思吧。”
       真儿妈白了他一眼,“咱家真儿不用赶上你家那狗。不过这事就这么定了!”
       真儿妈在家里说话绝对权威,尽管真儿爸反对,最终也只能默许了。至于真儿呢?虽然有些胆怯,可她毕竟是个孩子,多想好好玩玩啊!她长这么大,除了学习,从没像样地玩儿过。打滚乐村真的很有趣吗?真儿心里既兴奋又有那么一点担心。
        ……P6-10

  插图

其他

    本书描写了一个城市的小学生在农村过暑假的故事,将东北特有的方言、风土人情都融入其中,让孩子们在享受阅读带来的快乐的同时,使北方的小读者更加熟悉自己的家乡,南方的小读者也能够更加了解北方。

 

序言

我小的时候,家门前的路地势低洼,大雨过后就会形成一条“河”。就在那样一条“河”里,我常常和一群孩子玩得忘乎所以,有一次竟然丢了鞋子。这条“河”和那只丢了的鞋子,便成为我品评重年滋味时脑海里最常闪现的镜头。
我的女儿是个小学生,她从没在雨水聚成的污水河里趟过,可她见过大海。当她第一眼看见大海的时候,她的神情竟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兴奋,反而是木然的。她眯着那双近视的眼睛呆呆地望着大海,没有任何反应。我问她,大海好吗?她不冷不热地回答说,还行。我知道,她不会在大海里疯玩,更不会丢了鞋子。她丢掉的是童年的快乐。
童年,是一个人在内心播种快乐和幸福的阶段,这颗种子种在心里了,一生中都会开花结果。一个人的童年如果没有品尝过快乐的滋味,等他成年后,可能会简单地以为幸福的生活仅仅来自于物质的诱惑,便不会了解亲近自然的快乐和情谊的缱绻。
童年并不只是用来学习知识和接受“清规戒律”的约束的。想想现在的孩子,我不禁为他们感伤。他们的快乐在哪里?我由衷地想喊出来:把快乐还给孩子吧!把童年还给孩子吧!这就是我写这本书的初衷。“打滚乐”的滋味,便是童年的快乐滋味。
谨以此书献给所有期待快乐的孩子。愿我的小读者能在苦读的缝隙里得到片刻喘息,品尝专属于童年的快乐滋味。
易 虹

0451-82385704

周一至周五 9:00-16:00(节假日休息)

在线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