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加载中

中国出版就近“走出去” 与周边国家频结文化缘

2012-03-23 orano_yan 24

在国内出版企业的“走出去”推进计划书中,“争取在欧美地区取得新的进展”等类似表述屡见不鲜。而正如业者所说,这里有两个潜台词,一是欧美地区有待突破,二是局部地区已经相对有所突破。目前来看,越南、朝鲜、柬埔寨等周边国家在“走出去”工作中的命中率比较高。

  “走出去”走到今天,已经到了突破期

  “突破”两个字容易让人比较直观地想到另外两个字,欧美。在国内出版企业的“走出去”推进计划书中,“争取在欧美地区取得新的进展”等类似表述屡见不鲜。而正如业者所说,这里面有两个潜台词,一是欧美地区有待突破,二是局部地区已经相对有所突破。

  从目前来看,越南、朝鲜、柬埔寨、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俄罗斯、印度等周边国家在“走出去”工作中的命中率比较高,属于“局部地区”。一方面,这得益于天然的地缘优势以及较欧美来说更容易“兼容”的文化背景。另一方面,国内不少出版企业近一两年理清思路,采取就近突破的战术,加大了对周边国家“走出去”的力度。总体来说,面向周边国家的“走出去”不仅在数量上得到了晋级,而且在模式上也走出了青涩期。

  记者了解到,国内出版机构针对周边国家的“走出去”已经形成了长效性,这主要表现在合作的持续、稳定推进。仅从基本的版权输出来看,一些出版社通过恰当合作伙伴的挑选、互访机制的形成、战略合作协议的签订、相关平台资源的利用等各个途径形成稳固的合作关系,提升版权输出的命中率。从更深层的“走出去”模式来看,合作出版、资本走出去、文化交流活动等方式已在运作之中。而一些书业企业还在打通销售渠道方面做了有效尝试。可以说,针对周边国家的“走出去”已基本进入良性的运作轨道。

  鉴于此,本期中外交流版特别推出针对周边国家“走出去”中较为成熟的案例,为同样关注向周边国家“走出去”的出版企业提供交流的平台,甚或为向欧美“走出去”的突破之旅提供些许可借鉴之处。

  江苏人民出版社

  战略化推进着眼长远

  以社科政治理论读物为主旋律的江苏人民出版社如何实现本版图书的“走出去”?这一直是困扰该社的一个难题。2008年,越南国家政治出版社社长率团访华,顺道拜访了江苏人民社。江苏人民社版权工作人员抓住契机,在了解到越南改革开放的需要后,积极向对方推荐相关党建读物,实现了对越输出从无到有的突破——2008年,江苏人民社向越南国家政治出版社输出了《中国社会变革与基层党建创新》、《为官论》、《农村党建工作创新》3种图书。

  为了进一步扩大对越版权输出,江苏人民社社长刘健屏2009年率团访问越南国家政治出版社、妇女出版社、教育出版社等。由此,该社的对外合作项目取得突破性进展,从比较单一的版权引进输出,向加强双向交流、多元化、战略性合作转变。2009年,该社向越方输出的图书有《从新农村到新国家》、《论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现代经济辞典》、《为中国“三农”求解》等7种。2010年,江苏人民社成功邀请越南国家政治出版社和越南妇女出版社率团访问,不仅与对方签署了包含投资建厂、扩大版权交流的会谈纪要,还向越南妇女出版社推荐输出了《天机不可泄露》、《芝麻开门》、《白鸟》、“不知道的世界”(10种)等20多种图书。江苏人民社对外合作部副主任刘沁秋表示,在与越南同行的交流过程中,他们注意保持谦逊谨慎的工作态度,友好真诚的合作精神使越南出版社的同行备感亲切,十分乐于与其开展合作交流,洽谈的成功率很高。2011年,该社又两度访越,就双方进一步扩大版权输出和合资办厂事宜进行商谈和实地考察。

  刘沁秋介绍说,除了越南,针对韩国的“走出去”工作也得到了较为深入的推进。江苏人民社从2006年开始实现对韩版权输出,此后逐渐扩大。2010年,该社与韩国金宁出版社进行了多次接触和会谈,就双方开展多元合作达成基本共识。双方就设立合资公司的细节进行了多次磋商,虽然最终因种种原因未能实现合作,但是双方已经深入了解,建立了信任,在版权输出方面仍卖现了进展。2011年,江苏人民社代表团赴韩考察,对韩国文学村出版社、金宁出版社、Book21、黄梅出版社等进行了访问,取得了良好的效果。该社对韩国的输出项目有“江苏文化丛书·风物系列”(12种)、《中国自然崇拜》、《生物学的历史》等16种图书,洽谈达成合作意向的图书10余种。韩国文学村出版社还与该社商谈进行图书数字化的合作项目,希望中方将中文书的电子版直接授权给韩方在网站上下载,供在韩国的华人以及研究中国文化的韩国人阅读。这项业务从目前看可能获益并不大,但是因为文学村出版社是韩国排名前5位的出版社,影响力相当大,可以扩大江苏人民社在韩的知名度九从长远看可能获利,因此江苏人民社也愿意进行合作,作为对韩“走出去”的有益尝试。

  据了解,江苏人民社与日本的版权合作也很多,但以引进为主,在版权输出方面数量很少。该社希望以现有的合作为契机,力求打开突破口,同时也在尝试与泰国等周边国家进行合作。

  中国国际图书贸易集团有限公司

  多方式多渠道打通市场

  近年来,中国国际图书贸易集团有限公司不断加强与周边国家的合作,在推动国内优秀出版物实现版权输出、实体图书出口等多方面都取得了成效。

  泰国:版权输出 东南亚地区是中国图书的重要区域市场之一,其区域文化特色是几乎每个国家都拥有自己的语言,对进口图书文版要求较高,很多中文原版图书进入当地销售过程中会产生“水土不服”的情况,由此产生的版权交易需求较大。在此背景下,国图集团公司协助泰国和国内出版商实现对话沟通,承担国内外合作出版所有图书的出口工作,促成各项版权输出交易的达成。其中,版权输出方面的代表性产品有天津神界出版公司的《漫画版三国演义》、海燕出版社的“画中国神话传说”系列、安徽美术出版社的《黑脸大包公》,合作出版方面的代表性产品有朝华出版社的“汉语桥”系列。

  朝鲜:图书捐赠2011年正值《朝中友好合作一互助条约》签订50周年,国图集团公司抓住这一时机,通过朝鲜唯一的出版物进出口机构朝鲜出版物输出入社,以捐赠与销售相结合的方式,在朝鲜发行图书800余册,价值达5万人民币,共计104种,包括中医、少儿、武术、中国古典文学及汉语教材,除极少数少儿书为中文版之外,其余图书均为英文版或英汉对照版本。

  日本:产品出口 日本是中国图书出口的重要市场,国图集团公司在日本发行的实体图书以古籍文献、历史典籍及其他学科学术研究著作为主,近年来比较有代表性的畅销品种包括《最后的皇朝》、《两汉全书》、《中国藏黑水城汉文文献》、《全宋文》以及敦煌学相关典籍(例如《敦煌遗书》等),其中不少品种都由国图集团公司独家代理在日本发行。

  据统计,每年,国图集团公司在日本市场发行的实体图书的出口码洋达数千万,其中80%集中在学术文献研究领域。国图集团公司通过与日本书店合作,为促进中国文化在日本的传播,推动两国学术交流做出了贡献。

  此外,国图集团公司是国内多家数字产品供应商在日本的独家销售代理。日本的数字产品客户集中在机构市场,如图书馆、大学、研究机构等是包括大型数据库在内数字产品的主要购买者。目前销售情况良好的数字产品包括北京爱如生数字化技术研究中心的《中国基本古籍库》、《拇指数据库》等和北京欣诺格科技有限公司的《全宋诗分析系统》等。与实体书类似,这类产品依然集中在学术研究领域,且近年来销售额增长明显,成为推动中国数字化产品出口,促进中日两国学术交流的重要力量。日本图书市场同时也是国家外宣的重要阵地之一。国图集团公司把握外宣大局,配合开展在日本市场的图书发行工作。例如,在2608年奥运会,2010年世博会期间,国图集团公司开展奥运、世博专题图书推产活动,收效明显。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辛亥革命100周年的活动中,国图集团公司以开设专题图书推广的方式,整理制作“庆祝建党90周年重点图书目录”、“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专题书目”等专题书目,在日本市场成功发行《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等外宣图书。国图集团公司还整理制作“纪念鲁迅先生诞辰130周年”专题书目,在日推广发行鲁迅纪念文集。

  除上述几国外,国图集团公司与韩国、斯里兰卡、越南和马来西亚等周边国家的贸易往来也较为频繁。目前正在筹备中的“图书走出去”相关合作包括中国图书韩国校园行活动及中国知名作家马来西亚华文书市签售活动。

  南方出版传媒股份公司

  准目标国分步推进

  南方出版传媒股份公司在图书出版“走出去”的实施过程中,始终强调对东南亚出版市场的开发和拓展,将其作为“走出去”发展战略规划的一条重要路径,依托股份公司的地缘优势、文化优势和业务优势,积极通过各种渠道和途径寻找打开东南亚市场的商机,在与东南亚各国的版权贸易中取得了不俗的成果。

  越南是南方出版传媒在东南亚版贸业务中开展得最好的国家之一。近几年来,南方出版传媒每年输出越南的图书版权都超过40种。据南方出版传媒股份公司副主管卢芳介绍,该集团对越南的“走出去”业务拓展规划分步进行:第一步,借助当地版权代理公司的力量,向越南输出股份公司的优秀图书。南方出版传媒和越南国际版权贸易公司签署了版权代理合作协议9按照协议,该公司负责在越南、泰国等东南亚国家宣传推广股份公司的图书,并且每年向东南亚输出股份公司的图书签约项目不少于一定指标。第二步,在当地开拓具有深度合作关系的贸易伙伴。在2010年的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股份公司与越南亚东出版传媒股份公司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亚东出版传媒是越南教育图书出版和教育电子行业的领军企业,股份公司教材教辅类和教育类图书的出版数量和整体水平也位居全国前列,具有较高的市场占有率。通过双方的强强合作,股份公司拓展了在越南版权贸易的广度与深度,扩大了与当地出版界的合作领域。第三步,实行资本走出去,实现本土化运作。股份公司计划通过亚东出版传媒股公司在越南最大的城市胡志明市设立驻越南办事处,进一步加快进军东南亚的步伐。办事处代表南方出版传媒在越南进行版权贸易和出版业务的联络,根据当地图书市场的需求策划适销对路的产品投放当地市场,加强与当地出版机构的多层次合作,初步建立当地的营销网络。办事处在努力开拓越南市场的同时,还将尝试在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开展版权贸易业务和出版经营业务。

  广西教育出版社

  “借台唱戏”深化合作模式

  近年来,广西教育出版社不断加大版权贸易工作的力度。2008~2011年度,该社出版的“青少年成长教育读本”、“儿童智力训练”、“迷宫王中王”、“漫画英语必备短语”等35种图书向东盟国家输出了图书版权。

  广西教育社总编辑石立民介绍说,2008年以来,受新闻出版总署的委托,广西新闻出版局组织了4届“中国一东盟图书展销会暨版权贸易洽谈会”,到越南、柬埔寨、印尼等国家洽谈版权贸易合作;广西出版传媒集团与越南有关出版社和版权公司建立了长期交流合作关系,多次组织集团旗下各家出版单位与越南出版社洽谈业务合作;2011年,广西新闻出版局承办了“首届中国一东盟出版博览会”,来自东盟十国的出版界官员、出版发行协会和出版公司的代表参加了会议……这些活动为广西教育社搭建了与东盟国家开展版权贸易及交流合作的平台,加深了与东南亚出版界的互相了解。

  谈到接下来的计划,石立民表示,一是希望在已经建立的与东盟国家长效沟通和交流机制的基础上,扩大合作范围,增加输出品种。二是由单纯的版权输出逐步向合作出版发展。该社正在打造的“中国一东南亚国家双语辞书”,目前已经出版了《新汉泰词典》、《新越汉词典》、《泰汉分类词汇手册》,并将逐步推出辞书新品,多位越南权威辞书专家参与了《新越汉词典》的编写工作。该社希望今后能邀请、组织更多的中外专家和有关机构共同编写双语辞书,推动辞书在国内外同时出版。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对口合作持续跟进

  《数学奥林匹克在中国》(2003—2006)、《数学奥林匹克在中国》(2007—2008)、《亚洲物理奥林匹克(第1届一第8届)》、《数学竞赛中的数论问题》、《数学竞赛中的组合问题》、《图论》……这些产品来自同一个地方——中国上海,而且它们也去往了同一个地方——新加坡,这一跨国之旅则源于两个出版机构的合作。从2006年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就和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公司联手,陆续将上述一系列图书送出了国门,而其中的部分产品则获得了上海市版权局以及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国际合作出版促进委员会等颁发的“年度输出版优秀图书”奖。

  谈到让这些图书顺利“走出去”的有效途径,华东师大社副社长龚海燕表示,版权输出是“走出去”最基本的工作形态之一。从单体社的角度来说,以自身的优势和特色为出发点,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确立有效的合作模式,推动版权输出工作持续、稳定发展是落实出版“走出去”的有效途径。近年来,该社与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公司的合作,就是成功的例证。

  那么,成功来自哪里?对于这个问题,华东师大社教辅分社社长倪明从四个方面给出了答案。

  一是专业对口,在华东师大社的教材教辅中,数学学科的相关产品是一个强项。而新加坡世界科技出版公司则主攻理科,高中数学竞赛是双方选题的交叉领域。正是这个共同点为合作提供了便利。而且,新加坡华人颇多,交流顺畅。

  二是具有“权威+朋友”双重身份人士的鼎力推荐。这个项目成功的起点始于倪明多年的朋友李秉黎先生的帮助。李秉黎是著名的数学家、数学教育家,曾任东南亚数学会会长,国际数学教育委员会副主席。他在新加坡出版界有极高的威望,是中小学数学教材的主编。华东师大社输出到新加坡的这些图书都是由李秉黎担任英文版的主编。李先生不仅帮助审稿、校订,还努力培养数学方面中译英的专业团队。

  三是优质的资源。华东师大社输出的这些图书在品质上具有国际水准。国内学生在国际数学奥林匹克比赛中的成绩在国际上得到了认可,同时也得到了关注。华东师大社的“走向IMO”系列由中国国家集训队教练组编写,《数学奥林匹克小丛书》由中国数学奥林匹克委员们和金牌教练编写,这些因素确定了产品的高水准。另外,新加坡这几年很重视数学奥林匹克,参赛者的成绩在不断上升,这种上升带来的需求也就为相关图书提供了“走出去”的市场空间。

  四是好的合作模式。华东师大社与世界科技出版公司在合作中分工明确——前者推荐,后者确认;前者物色译者,后者负责校订、版式;前者排版、校对,后者印刷、销售,双方协助宣传。这种模式发挥了各自的优势,使得既有项目做得更成功,并且更有兴趣继续拓展。

  目前,两个机构的合作仍在不断推进中。据了解,《数学奥林匹克在中国》(2009~2010)即将在新加坡面市,双方正在签约的产品还有4种。

  黑龙江出版集团

  多角度深耕“走出去”

  2008年转企改制以来,黑龙江出版集团积极与韩国、朝鲜、俄罗斯和印度等周边国家开展合作,有计划地推动龙版图书进入国际市场。

  境外办出版社,实现出版资本“走出去”。据黑龙江出版集团出版业务部主任梁昌介绍,早在2000年,黑龙江朝鲜民族出版社就提出了在韩国建立出版社的目标,并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同时也得到了国家和地方有关部门在资金和政策上的大力支持。该项目目前已完成办公选址、营销队伍搭建、初期产品策划等工作,实现在韩落地,图书出版发行和语言培训业务已有序展开。

  拓展渠道,实现图书版权“走出去”。集团积极扩大国际文化贸易渠道,与印度、韩国、日本、英国等国家相关出版机构建立了稳固的合作关系,201O年输出版权17种。建筑家装类等特色图书已在境外形成品牌。集团还充分关注国家相关“走出去”重大项目。201O年,集团所属黑龙江教育出版社《精神家园·新文化论纲》入选“经典中国国际出版工程”,打破了黑龙江省在该项目上零的纪录。2010年,集团所属黑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原创低幼图书《营养总动员》第一辑、第二辑共16个品种实现输出,版权输出额6.1万元。另外,通过实施“借船出海”战略,集团加强与全球性和区域性大型连锁书店的合作,拓展国际主流营销渠道,推动更多的中国优秀出版物走向世界,少儿社的《小猪搬搬的哲学生活》、《曹操》等8种图书已向韩国、泰国输出版权,并达成长期合作意向。

  量身打造,实现出版成品“走出去”。集团所属黑龙江朝鲜民族出版社从2003年起开始打造中朝、中韩双语品牌,为“走出去”重点打造中韩、韩中各种词典,目标是建成东北亚最大的中朝、中韩双语出版基地,重点开发中朝、中韩双语工具书、韩国语教材、中国语教材。该社出版的五国语科技术语词典出口韩国500册,开发的实用中朝、朝中词典出口朝鲜1万册。对韩国输出方面,该社的产品主要是以过硬的内容走向网络、电子出版领域;而输出朝鲜的产品则主要是英朝朝英词典、中国语学习教材和实用中朝朝中词典等。目前,出口朝鲜的品种在逐渐增多,订货数量增长较快。

  在“走出去”方面,集团所属黑龙江科学技术出版社也取得了骄人的成绩。自2005年1O月起,该社与印度几家公司合作,将中文原版成品图书成功出口印度,现已向印度出口中文原版建筑装饰类图书共计50批次,图书品种共计67种,图书总册数达9万册,出口总码洋为230万元。目前,他们不仅与印度一方达成了互信互利的合作伙伴关系,还建立起稳定的供货渠道。该社还打算将双方合作延伸至选题的策划阶段,更好地开发适合印度市场的图书产品,更大地拓展合作的内容和范围,延长对外贸易的链条。

  加强合作,实现文化贸易“走出去”。经中俄双方同意,在两国互设文化中心。双方项目引起俄罗斯相关教育部门的高度重视,合作框架已经达成。俄罗斯中国文化中心已在俄罗斯乌苏里斯克市建立,它将成为一个为教师、学生以及市民提供免费借阅学习、阅读资料的机构;中心启动后双方每年两次互派人员交流,在一定时间内将扩大相关的印刷出版及文化教育活动。

 

 

      
  来源 :中国图书商报

 

0451-82385704

周一至周五 9:00-16:00(节假日休息)

在线预约